欢迎登陆现代佛教网!
现代佛教网微信

WWW.AMITUOFOCN.COM

首页>佛教故事>四位高僧和母亲的故事

四位高僧和母亲的故事

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广州光孝寺”时间:2021-05-10

IMG_E0616.JPG

       今天是母亲节,祝愿天下母亲身体安康,六时吉祥。

       近代高僧印光大师撰成《佛教以孝为本论》,标明佛教同样以孝为本。其实在历代高僧中,就算从世俗角度看,也有很多至孝之人,下面讲述几个故事,让大家了解古今高僧孝行,愿诸位佛子学习并践行孝道。

       念佛度母——宗赜禅师宋代长芦宗赜禅师,湖北襄阳人,自幼丧父,他的母亲陈氏,把他带往舅父家中抚养。少年时代,读诵儒书,博通世典。二十九岁,忽然觉悟人生的无常,立志修学佛法,礼长芦秀禅师出家,参通玄理,深明宗要。

       想到母亲养育的深恩,当图报答,就迎接母亲在寺内方丈东室,朝夕侍奉,除了供养丰富的物质外,更恳切地劝导母亲念佛,修学净土法门,过了七年,他的母亲在念佛声中,安详生西。

       禅师曾著劝孝文行世,共一百二十篇,前一百篇,说明物质的奉养,是世间的孝,后二十篇,说明劝父母修净土,是出世间的孝,往生西方上品上生的果,当以孝养父母为先。(取材自净土圣贤录)莲池大师有言:“人子于父母,服劳奉养以安之,孝也;立身行道以显之,大孝也;劝以念佛法门,俾得生净土,大孝之大孝也。”据此而论,那么像宗赜禅师的念佛度母,可说是“大孝之大孝” 的典型了。

       虚云禅师苦行报母

       虚云老和尚父亲玉曾任福建省泉州府知府之职,为官清廉,爱民如子。年逾四十,膝下依然无子。夫妇到城外观音古寺求子。内心十分虔诚,回府之后,夫人果然怀孕了。待到十月期满,老和尚父母同梦一位老者,长须青袍,头顶观音,跨虎而来。二人惊醒之后,胎儿便降生了,一看却是一个肉团,老和尚母亲当时便因为惊吓而气绝。父亲便差人将血球丢到河里。第二天,有卖药翁经过河边,见到血球,破开之后竟是嗷嗷待哺的婴儿,即虚云老和尚。一番打听之后,又送回家。就这样,老和尚并未见到其生母,是由继母抚养成人的。

       虚云老和尚十九岁出家,勤修道业。常念及“我生不见母,母亲因生我而死,大恩不能忘怀。”为了报答母亲生育之恩,他一心发愿朝拜五台山礼文殊菩萨,以此功德,回向母亲,希望母亲早脱轮回。光绪八年(1882年)七月一日,老和尚自普陀法华庵起香,三步一拜,初开始时,有偏真、秋凝等四僧附香,渡海由宁波登陆,向北前进,过了苏州、常州,天候渐冷,四位附香者先后退出。只有他他一个人坚持礼拜前进。老和尚经南京渡江到浦口,在狮子山寺挂单过年。过了春节,再由狮子山寺起香,经苏北入河南,经嵩山少林寺、洛阳白马寺,到了腊月,拜到黄河边的铁谢渡。渡过黄河,因为错过宿店了机缘,在路边一个茅棚中度夜。后半夜大雪纷飞,黎明后积雪已经盈尺,过往无人,他在茅棚中枯坐念佛,饥寒交迫,日复一日,到了第六日终至陷入昏迷状态。后来得到一个叫“文吉”(实为文殊菩萨化身)的乞丐相救,得以继续前进,拜到豫北怀庆府,在洪福寺挂单过年。正月初二再起香前进,拜到五月底终于拜到五台山的显通寺。自光绪八年七月由南普陀起香,到十年五月到显通寺,途中足足跪拜了二十三个月。两次冻卧冰雪中,感文殊菩萨化身为文吉乞者,两度救他脱险,经历两年之多方才到达五台,达成了报母恩的夙愿。

       后来老和尚又念未见母亲现身,不知是否离苦得乐,于是在阿育王寺拜释迦舍利。每天礼忏若干拜,一心求见母亲一面。随后又在阿育王寺燃去指头供佛,求见母亲。结果一天在梦中见母现身。梦中有人对他说:“你求见你母亲,这就是你的母亲,要见快看。”老和尚抬头一看,只见空中有一夫人,骑在龙身上,有很多龙神护佑,飘然上升而去。虚云老和尚为报母恩,苦行五台、燃指供佛,最后虔诚祈请,在梦中得以亲见母亲乘龙而去。老和尚行举,虽非子风母旁之平常奉孝,却以一个佛教徒独有的方式,展现了可歌可泣、令人震撼的行孝之心。

       本焕长老燃臂孝母本焕长老一生跌宕,充满传奇色彩。法师曾刺舌根、手指血抄经,抄《楞严经》10卷,《地藏经》3卷,《普贤行愿品》19卷,长达20万字,古今罕见,足见长老愿力之大。长老的另一为人所传颂的故事是“燃臂孝母”。

       1948年4月,春意正浓,正在上海普济寺参修的本焕长老突然接到母亲病重的消息。接到消息后,本焕长老顾不及悲伤,马不停蹄的赶回湖北新洲,到离家最近的报恩寺挂单结夏安居。

       在报恩寺挂单期间,本焕长老坚持每天清晨坐禅,早斋后步行15里回家照料母亲。晚上星夜赶回报恩寺研读三藏,并日日施放焰口,以为母亲祈福。在之后的5个月内,本焕长老只要在家,几乎寸步不离的陪侍在老母身边,端茶奉水,喂药敬食,分分寸寸都照顾的体贴入微。

       日日的对佛祈请,细致的床边照料,却依然难敌业力现前的事实。母亲临终时,本焕长老将半寸的灯草三根扎在一起,蘸上香油,点着火放到胳膊上燃烧,以肉身供养诸佛菩萨,忏悔自己的业障,并将功德回向母灵,以此超度母亲亡灵,报答慈母的养育之恩。母亲在本焕长老虔敬的祈愿中,安详的往生了。母亲西去后,本焕长老在母亲坟前搭一灵台,双膝跪在母亲床前,日夜诵《地藏菩萨本愿经》,连续守孝四十九日,为母亲超度。本焕长老“燃臂孝母”的美名当时便远播乡里。

       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,本焕长老被问及为何选择用这种方式为母亲送终的。本老答道:“这个色壳子是父母生养的,在上面点灯供佛,就是要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。”本老晚年每当捋起袖子,燃臂时留下的疤痕历历在目,不只前臂有大块的疤痕,整个手臂上都还清晰的留着烈火燎烤过的印记。

       当年,本焕长老初在高旻寺出家时,一次到武汉,返程时顺道回家看望母亲,母亲对本焕长老说,你皈依了,不如大家都皈依,母亲也皈依。本焕长老说,我过去是你的儿子,现在是佛子。母亲看他出家意志坚定,也便默认了。

都言儒家讲究孝道,以为弃家离去便是对父母的大不孝。其实不然,本老讲到:“佛家不是不讲孝,是讲大孝。为国家众生排忧解难,这是大孝;大孝中包括了孝顺父母的小孝。释迦牟尼佛教导我们要孝敬父母,他自己对父母也很孝顺,成佛了还跑去看他妈妈。如果和尚不孝顺父母,那是他不懂道理。我们是父母生养的,父母是我们的佛,没有父母,我们怎么成佛呢?佛家特别崇尚报四重恩:报国土恩、报众生恩、报父母恩、报佛恩,父母恩德最大、最大、最大,父母的恩德难报。”

       星云大师垂泪忆母大师先后在世界各地创建200余所道场,并创办美术馆、图书馆、出版社、书局、中华学校、佛教丛林学院及大、中、小学等数十所。曾主编《人生》、《今日佛教》、《觉世》月刊等佛教刊物。为佛教在全世界弘化做出了巨大贡献。
忆及母亲,大师说,她很伟大,是开通开明的人。

       大师的母亲长于贫困之家,不曾识字,但儿时却受香火戏剧及古故事熏陶,通大体、识大义。虽不曾入学,却对于成语诗词也能运用自如。这在一件事上能看出来,大师赴台之后将母亲接到台湾静养,老太太依然能精神矍铄的为信徒们讲“劝世文”:“有一个儿子在外经商,写了一封家书给妻子,信中对妻子说:‘秋海棠身体保重,金和银随意花用,麒麟儿小心养育,老太婆不要管她。’哪知这封信,作妻子的秋海棠没有收到,反而给他的高堂老母收到,因此作妈妈的回了一封信给儿子:“秋海棠病在床上,金和银已经花光,麒麟儿快见阎王,老人家越老越壮。”奉劝在家的信徒要谨奉孝道,好为人子。

       大师的母亲好为人解决纷争,甚至有时能救人性命。1937年大师十岁,七七事变之后,中日战争爆发,国军几乎每天都到民宅里搜寻壮丁。有一天,大师二舅父也被抓走了,大师母亲就向当地的警察局申诉:“我兄弟上有老母,如果你抓走了他,一家孤儿寡母,无人维持生计,只有统统到你家去生活。”警察局长闻言,立刻放了二舅父。许多人以为大师母亲有什么背景,纷纷朝她前面一跪,央求她搭救亲人,后来有些人竟然也让她救了出来。

       遇到对方恩将仇报的情况,大师母亲也总能本着不卑不亢的态度,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。大师回忆到,邻居一位姓解的老先生在家里被水桶绊了一跤摔死了,由于无钱办理后事,全家坐困愁城,当时大师母亲好心承诺为其购买棺木,立即搭船到城里备办所需,就在回程的船上,才听说解家的儿子解仁保因为贪财,找了很多人将尸体抬到大师家里,想要嫁祸于大师父亲。大师母亲立即退回寿衣、棺木,回到家中,见邻人的尸体已腐烂发臭,血水都流了出来,大师父亲随后被巡捕逮往扬州收押了,但是大师母亲仍然不慌不忙,一如平常般料理家务。当案子被送往苏州高等法院时,因为解家无人敢出面,而大师母亲在回答法官的问话时,不但简明扼要,而且神态自若,所以当下就被宣判无罪。

       数年之后,大师出家在焦山佛学院就读,大师母亲竟然不念旧恶,来信要大师为解仁保找一份工作。当时大师出家师父志开上人有感于大师母亲宽大的胸襟,将解仁保找来,在寺院里从事打杂的工作。这件事对大师影响很大,母亲能拥有如此博大的胸怀,做儿子的自然不能再因小事斤斤计较。大师1949年,组织僧侣救护队在风雨飘摇中渡海赴台弘法,从此与母亲被一道海峡切断,久无音讯。直到1978年,在慈容法师等人帮助下,才又跟大师母亲联系上。但是直到1989年大师才有机会在南京再次见到了母亲。大师之后曾千方百计将老人家迎奉到日本、台湾、美国等地会面、小住。每次大师问母亲:“住得还习惯吗?”大师母亲总是说:“江都是家,台湾是家,美国也是家……,到处都是我的家,我在自己的家里,还有什么不习惯的?”再问她:“喜欢什么?”她回答:“不爱吃,不爱穿,就爱大家聚在一起。”
       大师母亲说喜欢聚在一起是有原因的,大师虽然能将母亲接到身边,但是因为长年在外弘法,做“空中飞人”,与母亲自然是聚少离多。母亲过世后,一次采访中大师回忆道,“再次见到儿子,母亲的心情很不平静。她说她老了,她不要看世界了,只要看儿子就好了。就一直想念我啊,要我一直跟随她啊。但是我不行,我有很多事啊,很多任务啊,母亲以外还有很多天下众生 。”说到这里,已近百岁的大师已然垂泪。

       拭去泪滴,大师继续说道“母亲是一个开通开明的人,终究她也能谅解。所以,后来她跟我到台湾去的时候,在佛光山一个几万人的集会上,干脆说:‘ 我也没有东西送你们各位,我就把儿子送给你们了!’我只有跟她开玩笑说你已经把我送给人了,以后就不要想念我了来安慰她哩。”

       大师母亲西去之后,佛光山的徒众们为表怀念,还成立了“老奶奶纪念馆”。大师抱着乐观其成的态度接受了。这是因为大师母亲生前的言行完全符合佛光山““给人信心,给人欢喜,给人希望,给人方便”的精神。在星云大师“一笔字书法2013中国大陆巡展”展品中有这样一封大师的家书手迹:书上母亲李玉英大人尊前,自四月返乡探视尊颜后,匆匆一别又是数月矣。四年前,母亲两来美国,因其时寺未建好,居住诸多不便。近因寺已落成,故敢再请母亲大人前来美国小住,因现值暑季,江都苦热,而洛杉矶四季如春。函到之时望能准时办妥手续来美,儿当翘首而盼也。敬请福安儿 星云(李国深 敬上)一九八九年七月廿二日大师母亲早已驾鹤西去,如今离八九年已过去二十六载,再读此书,大师心中殷切,依然历历,思母之情,令人不胜唏嘘。


公益慈善

  • 泉州市丰泽区佛教协会第二届“丹青助学·艺术扶贫”书画艺术品慈善拍卖会圆满成功

    为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,丰泽区佛教协会于2021年10月31日下午,于东海观音禅寺,举办了一场以“丹青助学,艺术扶贫”为主题的书画慈善拍卖会。本次拍卖会在丰泽佛教界,社会各界爱心艺术家及广大善信的大力护持下,取得圆满成功!本次拍卖共筹得善款464300元,此善款将全部用于帮扶贫困家庭,支持贫困儿童上学,关怀残疾人及孤寡老人等项目。

  • 温州永嘉大师文化发展中心举行“江月松风”书画扇面和花道艺术展暨“菩提心灯·圆梦助学”慈善活动

    近日,温州永嘉大师文化发展中心在头陀寺禅堂举行“江月松风”书画扇面和花道艺术展暨“菩提心灯·圆梦助学”慈善活动。市民宗局副局长马建新、宗教一处处长兰海波,市佛协副会长、瓯海区佛协会长延慧法师应邀出席。